2018年9月24日 星期一 八月十五 本站中文域名:www.成吉思汗陵.政务
首 页> 新闻中心> 北亚蒙古草原猎牧先民奠定了今天游牧文明的基础
内容详情

北亚蒙古草原猎牧先民奠定了今天游牧文明的基础

发布人:高娃 发布时间:2018-05-23 09:58:43 点击数:1967
核心提示:

            西伯利亚气候支配下的蒙古草原自然地理的生态环境,制约影响着这一区域自然生物生存方式的选择并形成其独特的生态系统。漫长的自然演变与进化,为草食动物提供了丰富的食物资源。广阔的草原森林水源充足的交界地带,为青苔和湿草的生长提供了良好的生存空间,从而为草食动物中最高级的角类动物鹿得供了生存条件,保证了以鹿为主的角类动物的繁殖进化。

大量的角类草食动物的岩画,记录了早期猎牧人在长期追寻和了解的过程中,温顺的小型草食动物成为驯化的最佳选择,角类动物的繁衍直接关系着先民的生存状态。在这一过程中,鹿的意义成为原始失民生存依靠的全部而经历了漫长的过程。早期先民的民族群落,都是以森林为栖息地进行发展,北亚蒙古草原猎牧先民漫长的角类动物的驯养历史,奠定了今天游牧文明的基础,做为草原猎牧先民崇拜和兽神的鹿、在对称角类动物中最有象征意义而被崇拜。因其具备优雅轻盈和丰富的大角,足以满足原始先民的审美和宗教的理念,并在游牧人的生活中被神话和发展。

无论怎样原始的民族,都有宗教和巫术,巫术像一个巨大的阴影沉重地投射到世界上每一个民族心灵的深处。同时,她又像一棵结满艺术之果的大树,将丰硕的果实奉献给创造了她的民族。我们必须承认野蛮时代人类那种混沌的精神文化正是通过巫术得以延续和发展的。

原始宗教的主体是人对宏观世界的崇拜意识,而任何崇拜又都是以崇拜者对崇拜对象的神秘性认识为前提,对于原始人而言宇宙万物始终是一个充满神秘变幻的界,岩画图像的符号意义被置于神坛作为偶像,巫术成为永恒的创造与幻想的精神母题和艺术创的一切与猎牧先民息息相关,并成为他们生活中不可缺的一部分。鹿形图象的大量表达,其象征意义是源于人类对鹿自身特征与习性的人格化崇拜!

东亚蒙古草原青铜时代的历史,草原氏族的父权制家庭所占有的生畜成为军事冲突中诱人的掠夺对象,战争和掠夺性的袭击成了经常性的行业,而氏族成员都是战士。具有特殊手艺的工匠也不免战士的职责。部落间的文化联系也显著的扩大。各部族在经常的游牧中不期相遇而争夺畜群和牧场发生冲突,使欧亚草原各部族的文化成就在广大的游牧人当中迅速的传播,“斯基泰----西伯利亚野兽纹样”为特征的造型艺术成为草原青铜时代的象征。

石与鹿形纹样风格岩画的发现与研究始于近代蒙古史学的世界性认识和发现,在蒙古国各地和外贝加尔为中心区域的新石器至青铜时代的方形墓和石柱文化遗迹的发现,并装饰有大量的鹿形纹样。这些主要集中在今蒙古国和俄罗斯叶尼赛河上游的阿尔泰山和图瓦共和国地区。我国的新疆阿尔泰南部、宁夏贺兰山和内蒙古各地都有鹿石形态的纹样造型文化分部。如果我们对鹿石形态纹样在岩画中的形式加以分析、比较,就会发现他们出于同一时期观念下的同一风格的文化遗存。尽管它们彼此相距遥远地域的分部,鹿的造型风格千篇一律的程式化的相同而引起现代人的困惑。

鹿石是一些凿平的四面体的或圆形的石柱或石板为基础,上面刻绘有程式化的鹿形纹样,其中也有其它动物的造型。但绝大多数仍以同一风格的鹿形纹样为特征,单体的柱石形态被称为鹿石。其上磨刻了众多相同造型的鹿形纹样的排列组合,在鹿石文化区域的南界至内蒙古的阴山和贺兰山及新疆的阿尔泰地区,在这一区域柱石被岩石的岩壁所替代,但表现内容仍为同一风格的鹿形纹样,与大面积早期岩画出现在同一区域。目前可以肯定地认为他是蒙古草原青铜时代早期原始猎牧先民氏族部落时代的遗存,多于这一时期的“方形墓”文化联系在一起。在某些场合下,鹿石充当四角墓的角石而被认为应为匈奴早期氏族部落的文化。就当时的工艺分析,这些雕刻石柱的工匠,具有加工青铜工艺的经验水平和造型技能。就早期动物风格纹式的青铜工艺而言,大量的制造装饰着日常生活。他们在古老种族制度的草原上,以畜牧业为基础的生活方式中进行创作。对于这一阶段猎牧部族而言,其生存的主题是明确的,畜牧的繁殖和兴旺决定了动物风格意义创造的具大精神内涵。古老的天神观念、萨满巫神的历代相传、头饰的鹿角面具,保证了东北亚游牧人宗教信仰的成熟。动物图腾的必然意义决定了对某一兽神的选择,鹿做为他们族群灵物的保护意义,自然渊源于早期漫长对角类动物的宗教崇拜。

 

目前的研究成果统计,蒙古国境内有450个鹿石,主要分部在西部阿尔泰、杭盖山的古脉和流谷地、肯特山脉也有分部。其它各地的分部略少于西部。俄罗斯境内的贝加尔地区、阿尔泰山西部和图瓦地区是另一中心分部,大约发现有上百个遗存。鹿石纹样的固态分部在哈萨克斯坦也有数个分部群。另外,在我国境内的新疆阿尔泰山南面、宁夏贺兰山区、内蒙古阴山的乌拉特和包头都有岩画形态的鹿形纹样分部,并有少量的柱石化留存,有些学者认为大量的柱石已被人为的破坏,可以证明蒙古国是鹿石的发源地,是鹿形纹样的产生和传播的文化生发区。

 

 

由于动物图腾和部落祖先的密切关系,是萨满教祭祀的重要内容,因此,动物题材自远古的岩画发展到青铜时代,已达到了登峰造极的程度。在诸种动物图腾中,以鹿、牛、野山羊和食肉动物狼虎和鹰为标记的古老氏族部落的生存需要而标识。是铜石并用时代氏族图腾繁荣期的文化产物。

 

文章来源:转载自互联网


相关信息

成吉思汗陵旅游区鄂尔多斯生态动物园恩格贝生态示范区蒙古源流旅游区康巴什旅游区携程旅行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