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1月23日 星期四 十月初六 本站中文域名:www.成陵.com www.成吉思汗陵.com
首 页> 新闻中心> 成吉思汗:孤傲的CEO,激进的投机者
内容详情

成吉思汗:孤傲的CEO,激进的投机者

发布人:高娃 发布时间:2017-08-10 15:41:00 点击数:2530
核心提示:

 在这激荡的几千甚至几万年间,风云聚散。战争,往大了说,是国与国的博弈,往小了说,是人与人的纷争。“有人的地方就有纷争,有纷争的地方必有战争。”这是亘古不变的规律。因为战与争,是埋藏在所有动物血液中的杀戮因子。

 

纵观人类历史,古往今来,从一定程度上看,历史就是由战争、杀戮塑造而成的。一如托尔斯泰在《战争与和平》中所说,“历史是由一次又一次的战争相连而成,人的天赋就是进行永无息止的战争。”那契阔山河之下,必是累累白骨。和平盛世,不过是下一场杀伐的喘息期。“想兴衰,苦为怀;唐家才起隋家败,世态有如云变改。”然,正是那些利益的博弈,推进了人类社会的进程。这风云变幻,看似水火不容的博弈,不正是每个如履薄冰,亦趋亦步的企业与企业,投资者与投机者之间的博弈吗?

 

 

以蒙金为例,曾经不可一世,吞辽灭宋的大金王朝为何最后却不堪寥寥蒙古军,从而走向毁灭呢?在这国与国的博弈,人与人的纷争中,我们能得到什么启发?

 

 


01

 蒙起金衰:对企业危机置之不理

 

 

1206年铁木真一统蒙古各部,受封号为成吉思汗,在扩张势力与增加财富的同时,立即受到了强大金国的威胁攻击,双方开始处于剑拔弩张的紧张态势;金国在长久“分化草原各部”以反抗成吉思汗的策略失效后,也转为积极备战。而野狐岭战役在蒙金战争初期起了关键作用,是决定“蒙起金衰”的重要会战,它是一连串的战斗组成的一个战役。就好比官渡之战先后最起码有白马、延津、官渡、乌巢等四个战场,但因曹操坚持与袁绍主力在官渡一线对峙奠定胜负基础而得名一样。

 

1211年初起,成吉思汗以“报父仇”(铁木真父亲30年前遭到金国奸细唆使“塔塔尔部”杀害)之名,倾蒙古全国兵力不足10万,兵分两路朝金国西境形同“自杀式”大军攻至;初接战蒙军势如破竹,金兵连连败退至野狐岭,1211年下旬(金国卫绍王大安三年,成吉思汗在位第六年),败兵集结金国王牌“中央军”40万共近50万列队布阵,由丞相亲自押军迎战。然而,在这场大型会战及之后1213年怀来战役中,金国却连连挫败,导致金国内部发生弑君政变,加速了金国的灭亡。

 

从其背后的逻辑上看,蒙金战役,其实就是创新型公司与传统老牌公司之间的一场博弈。安迪·格鲁夫在《只有偏执狂才能生存》中曾经如是说道,除去技术变革之外,任何一个决定企业竞争力的因素发生重大变化,都会引发企业危机。

 

从历史的角度上分析,金国灭亡,原因有如下几点:

 

1. 庸政。金国的皇帝乱政误国,尤其是金主海陵王完颜亮荒淫无道,贪恋美色,不理朝政,搞得民怨沸腾。他甚至向大臣表言,无论亲疏,尽得天下绝色而妻之。海陵王玩女人的故事曾被冯梦龙写进《三言》里,香艳至极。

 

2. 伐宋失利。完颜亮风闻柳永的一首《望海潮》,对南方的“重湖叠巘清嘉,有三秋桂子,十里荷香”极为向往。于是率60万大军举兵南下,在不恰当的时机上想要吞并南宋。结果后院失火,皇位被完颜雍夺去。而他依然固执己见继续伐宋,结果在采石矶被一介书生虞允文打败,败逃过程中又被自己军队反戈勒死。

 

3. 内乱,时缝蒙古崛起。金世宗完颜雍在位时虽太平盛世,国盛民生,但继承人没选好,造成内乱。又时缝南宋韩侂胄北伐,蒙古人崛起,不断的侵凌,原来的属国西夏时反时合……诸多原由让金国被夹在缝隙中,被迫南征北战,东讨西伐,以至于最终走向灭亡。

 

 

 

从企业管理的角度上看,完颜亮并不是一个合格的CEO,从荒废朝政上不难看出,他对于企业管理理念的匮乏。加之,他并未看清当前局势,不管是在施政过程中还是在侵宋期间,他的战略和布局更像即兴而起,并非深思熟虑,诸多考量。另外,他肆意屠杀的作为激化了内部矛盾,人为地为自己树立了一个对立面,使CEO的个人品牌加速破灭。同时也给了完颜雍一个谋反的借口。

 

“打江山容易,守江山难。”很显然,完颜亮的思想观念里,打江山的野蛮思维更胜于守江山。以至于在整个施政过程中,他更善于用暴力手段进行政治改革,消弱贵族势力,集中中央权力,在不适当的时机下全力侵宋。从管理角度上看,他居于主导地位,却没有为企业发展做出一个更好的战略布局,而是盲目扩张,野性施政,最终导致地位不保,将企业拱手让人。

 

相比之下,起兵谋反的完颜雍更显足智多谋。他上位后,不仅取消了南下伐宋,还大力发展与宋朝的友好的关系,为企业在漫长的几十年里谋取了和平发展的良机。这位CEO不傻,他知道不管是南宋还是契丹都不足以构成威胁,和平发展也是他们求之不得的。他唯一担忧的,是来自漠北大草原上的那群苍狼。狼的野心和野性是最为可怕的。所以完颜雍很聪明地对他们实施了减丁政策(每三年派金兵去蒙古草原上进行屠杀,或者是大肆掠夺蒙古人口,而被掠夺的蒙古人大部分贱卖做奴隶),重重地削弱了蒙古的实力;另一方面他还派使者挑拨蒙古诸个部落之间的矛盾,使得蒙古人之间互相残杀。他在位时,是金国最为鼎盛的时期,然而,这位CEO犯了很多家族企业都犯的致命错误——选错接班人,以至于在日后很长的一段时间里,让金国陷入了内乱。

 

 

 

02

野狐岭役:以小博大

 

 

 

反观蒙古,铁木真在1206年实现了一统蒙古各部的大业,受封号为成吉思汗。此时野心膨胀的他,好战地穿梭于各个战场,不断地扩张势力、增加财富,为日后伐金,一统天下做好充足地准备。

 

虽然从局势上看,蒙金实力悬殊巨大,要吞下这个庞然大物,成吉思汗无异于鲨鱼吞鲸。而事实上,他就是一条潜伏在红海,伺机而动的鲨鱼,“他”对于鲸鱼的尸体似乎有一种天生的执爱。这从他一路搏杀草原各部到统一蒙古的作为就能瞧见端倪。膨胀的野心,让他时刻处于备战状态,骁勇搏杀于红海领域。出击或等死是红海里唯一不变的生存法则。“那些市场领军人物自诩遨游深海,无往不利,殊不知,在那平静地水面下,还有更大地猎食者正带着死神悄然来袭。”

 

 

 

1

不破金军,不生返!

 

 

 

1210年,成吉思汗正式断绝和金国的岁贡。事实上,他很聪明,不仅具备了狼的野性,还秉承了鹰的特质。长期压迫,让他卧薪尝胆地隐忍在金国和王汗麾下,狼的特性让他不会为了仅有的尊严而袭击比自己庞大的猎物;而鹰的特质却让他锁定猎物(金国)后,死咬不放。

 

 

 

这就好比在红海中穿梭的大白鲨,一旦锁定目标,就会露出背鳍,让猎物陷入恐慌。在商战中,尤其如此。“当鲨鱼的背鳍静静地划破水面,猎食者们对于市场领先者们的袭击行动也就悄悄地拉开了帷幕。恐慌开始了,这也让大多数的市场领先者们开始领悟,自己压根没有足够的余地去摆脱前来围猎的鲨鱼”。

 

 

 

1211年二月,成吉思汗在怯绿连河誓师,“不破金军,不生返!”而后,亲率大军南下,这标志着蒙金战争的开始。金国卫绍王派遣平章政事独吉思忠以及参知政事的完颜承裕统兵迎战,率领金国主力向中都以北的桓州、昌州、抚州(内蒙河北交界处)运动,并受命西京留守的纥石烈执中(胡沙虎)一同会战,打算依托界壕边堡在中都西北和西南跟蒙古人打防御战。

 

但是这种消极防御法除了劳民劳兵降低战斗力和挫伤士气以外一无所获。

 

成吉思汗在战略的制定上,思路是十分清晰的。他很清楚自己与敌方兵力上的悬殊差距,如果把全部兵力平分对抗,肯定无法抵挡庞大的金军。无法强攻,只能智取。加之防御战会大大挫伤金兵的士气,这是他们难得的进攻机会。于是,他分兵三万给三个儿子去打西京牵制纥石烈执中,自己集中七八万的兵力重点突破乌沙堡,发挥其机动作战的优势。而后,又以迅猛之势夺下乌月营,独吉思忠苦心构筑的300公里界壕就此被攻克。

 

乌沙堡陷落的消息传到中都,卫绍王解除独吉思忠指挥权,改由完颜承裕主持军事。没成想,蒙古军推进的速度迅猛无比,故此完颜承裕被迫仓皇撤退至野狐岭一线,打算凭借山势来阻挡蒙古军。然而,完颜承裕不但没有集中大量兵力与蒙古人决战,也不敢困守城池让出通向中都的道路。此做法虽有情理可言,但他若是能一面以相对优势的兵力(譬如十五万左右)来防御野狐岭,一面在三州留下数万兵力打城池防御战,或能给蒙古军队造成重大伤亡。那样成吉思汗前路仍有金军主力横守,同时三州不克后路堪忧,其结果很有可能就退兵或者改道。

     

但是,怯战是完颜承裕最致命的弱点。在这场战役中,他一直处于一个被动的局面,尤其是面对蒙军横扫千军的士气,他更是不敢主动进攻,只能一面被动迎击,一面盘算退路。

 

而完颜承裕率兵退守野狐岭的做法,实际上是把三个富裕殷实满是粮食和人口的城池白白送到了成吉思汗的嘴里,让他下一步的进攻再无后顾之忧。且桓州是金国牧监之地,完颜承裕不战而退使成吉思汗轻易拿下桓州,取牧监的军马数百万分给诸军,从此蒙古军势大振,而金人骑兵几乎就此枯竭。

 

如果将此战役看做是一场交易,那么在这次博弈中,完颜承裕就如同一个被收割的韭菜。虽然手握大量资产,却无法合理地进行配置,一旦风吹草动,他就如同初出茅庐的小韭菜一样,闻风撤资,让野心勃勃的投机者——成吉思汗赚取更多的利润。没有积极应战,其实是这场战役中,最大的死穴。事实上,除了缺乏对市场动向的深度分析以外,完颜承裕还欠缺风险承受能力。这在他接下来的应战中,尤其突出。

 

2

成吉思汗:激进的投机者

 

 

 

兵者,诡道也。”作为久经沙场的成吉思汗怎会不知完颜承裕这项致命的弱点?既然完颜承裕无心恋战,将手中的肥肉拱手相让,他岂有不食的道理?越是在这种情况下,他越要率兵奋勇追击,待扫荡三州后,他便向野狐岭进兵。因为这场战役,赌的是他全部身家。利佛摩尔有句话说的特别好,“如果你不把自己的钱拿出来放在赌桌上,你就没有办法测试自己的判断是否正确,因为你没有真正测试你自己的情绪。”市场如此,战争更是如此。唯亡命之徒,不降也。

 

此时金国仍有机动兵团预计30万左右,完颜承裕让他们分据险要,严防死守。显然,过去的“投资经验”让完颜承裕过分地笃定,山地作战中,即使是小兵力也能凭借地形优势抵挡蒙古大军,同时还能让蒙古骑兵陷入无用的境地。但,从策略上看,完颜承裕其实是犯了跟独吉思忠修300公里界壕同样愚昧的错误,且是灾难性的致命错误

 

 

 

山势地形虽然能加强军队防御能力,但同时也分散了自己的兵力,以及减缓了将领指挥传达的速度,还有军队互相救援的速度等。这相当于自掘坟墓。敌军只要一路重兵突破,必将攻其不意。

 

 

 

 

从投资风格上看,完颜承裕的投资决策无疑是偏保守型。从逻辑上看,分散投资标的的确能降低投资风险,但这并不适用于短期“作战”。在攻守难题上,如果完颜承裕能像成吉思汗这样,站在大战略上纵观全局,他会发现这种分散式投资会较大程度地缩减他的资产,无法在有限的时间里为其带来可观的收入。而最终的结果就是,缺西补东,导致资金链断裂。

 

 “时也势也,命也运也,此之谓也。

 

 

 

而正是这项致命的决策,掏空了完颜承裕最后的底牌。

 

聪明如成吉思汗,他很快地发现完颜承裕战略上的缺陷,并采取了重兵一路突破的对策,指使木华黎率八鲁营自獾儿嘴通道发起猛烈突击。虽然山势险要,蒙军全部下马步战,但凭借高昂的斗志和锐气,蒙军仍杀得金军措手不及。而早已丧失大部分兵力的完颜承裕,根本无法及时联动各个分支兵力进行支援。前方兵败如山倒,蒙古军来势汹汹,恨不能杀之而后快。而此战役最终结局是,主将下落不明,任兵力再过庞大也无用武之地,加之金兵军心涣散,纷纷出逃,被蒙古人漫山遍野追杀,死者蔽野塞川,30万主力军就此瓦解。

 

最终,完颜承裕只能调遣残余部队往宣德方向逃走。此间虽有不少溃散兵马与之汇合,甚至在浍河堡重新集结了数万兵力,但乘胜追击的成吉思汗并未给他太多的喘息机会。这个“激进的投机者”亲率追兵,与金兵在浍河堡围困并激战了三天后,攻伐其心;又率3000精骑突入敌阵,并随即与数万蒙古军对金兵发起全面总攻,血染浍河川。从此金国的中央机动兵力不复存在,完颜承裕落荒而逃,中原成了蒙军来去自如的屠宰场。

 

 

 

作为一个激进的投机者,成吉思汗很清楚自己的优势和劣势,他对行情的分析相当透彻。乘胜追击不仅需要胆略,更要靠气运。很多投资者都会面临这样的两难抉择,在不适时的时候追高和在股市重挫时割肉。可以说,在蒙金大战这只概念股上,成吉思汗是一路杀上去的,他资金匮乏,却能看中时机买入,而后不停地补仓,把与对手博弈赚取的利润都投入到这场战斗中,向死而生。

 

 

 

反观完颜承裕,在这场战役中,最为可叹的不是他兵法上的失败;而是奸雄如他,早在守备野狐岭之时,就已经开始盘算着退路。当时三州和周边的地主豪族联络他,都请愿加入金军,甘愿充当交战的前驱和眼耳。这厮却只顾着向他们盘问退至宣德的路程,让诸豪帅纷纷失望而归,后转投成吉思汗。

 

事实上,作为金国的首席执行官,完颜承裕并没有与之共存亡的决心。可谓,丢盔弃甲忙择路,草木皆兵如鼠窜。一如斯蒂芬▪安吉瑟斯在其著作《鲨鱼经济学》中撰写的一样,“所有的公司在生存的同时,都不得不面对死亡;处于商战中的每个人,都像是陷入了鲨鱼的领海。无论你从事何种业务,拒不承认现实,都将付出昂贵的代价。”曾几何时,完颜承裕也是这片红海的佼佼者,然而,在面对成吉思汗这个激进的掠食者时,恐惧、怯战成了他必败的弱点。

 

 

 

03

后记

 

 

  

八月间,野狐岭战役结束了。蒙古军顺势拿下德兴府,而后一路冲杀到现在的延庆,居庸关守军直接弃关出逃,蒙古军又顺利越过居庸关直抵中都。在这场大战后,曾经不可一世的女真人元气大伤,不久后就在蒙古和南宋的夹击下灭亡。

 

这场战役留给了后人很多思考和启发。不论是在商战,还是在股市中,都是一篇非常经典的借鉴案例。

 

驰驱烟城,誓必败金;

野狐岭役,破兵不意。

雄心傲气,一统天下;

茫茫前路,尘土焉归?

弯弓射雕,英雄往矣;

契阔山河,还看今朝。


文章来源:



相关信息

成陵旅游区官网农家乐周边游长沙旅行社湖北恩施旅游承德旅游网锦州旅游网朝阳旅游网沈阳旅游网大连旅游网营口旅游网

湖北旅游网携程旅行网e龙旅行网盘锦市旅游网云南旅游网虚拟旅游平台四川旅游网中国旅游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