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1月25日 星期六 十月初八 本站中文域名:www.成陵.com www.成吉思汗陵.com
首 页> 新闻中心> 鄂温克人的五次迁徙
内容详情

鄂温克人的五次迁徙

发布人:高娃 发布时间:2017-07-13 15:38:00 点击数:3030
核心提示:

       西晋以前,肃慎本土与高句丽并不搭界,中间隔有沃沮国的图们江左侧流域地方,《后汉书》《三国志》称其北沃沮。沃沮国属地包括锡霍特山脉南半段、乌苏里江、绥芬河、图们江等流域《北史》称沃沮国为安车骨部,唐代写安居固部、“安车”、“安居”是ewenki的译音。安居人就是鄂温克人。他们和高句丽发生了一场战争。安居鄂温克人先胜后败,被高句丽掳去六百余家,按平均每户四、五口人来计算,大约有三千人。高句丽将他们迁到“扶馀南乌川”,其地当在松花湖西岸地区。

这些安居鄂温克人,一部分在新的移居地松花湖西岸地区留了下来,隋唐称乌素固部,安置于慎州、黎州地方;另一部分却没有住下来,继续西迁。

 

在这以前,拓跋鲜卑由于入主中原的需要.从原居住地往中原集结本民族人口。继续西迁的乌素固部,乘虚进人洮儿河、霍林河、乌拉根河等三河上游流域,一部分人留了下来,唐代称为南室韦,辽代称为羽厥,元代称之为弘吉剌亦乞列思部。另一部分人迁至呼伦贝尔地方,唐代称为移塞没部(分布于伊敏河)、乌素固部(分布于呼伦湖西南,南邻突厥)、西室韦。辽代称为乌古、于厥,或称温纳何剌,元代称之为弘吉剌,或分别各部称呼之。

 

从地里角度讲,额尔古纳河流域等于呼伦贝尔地区。呼伦湖与额尔古纳河由一条季节性泄河相连。额尔古纳河的水量主要来自泄河河口以上的三条支流:伊敏河——海拉尔河、哈拉哈河——乌尔逊河、克鲁伦河。额尔古纳河集水地区,也可以叫作额尔古纳河流域。至于额尔古纳河河段,以根河口来划,以上为上游,以下为下游。唐代,把伊敏——海拉尔与额尔古纳河连接起来叫作望建河,意为“ewenki河”的意思。

 

乌素固部的前锋,于五世纪已经到达根河流域,唐代称其为西室韦。七世纪时,他们与其北邻蒙古室韦以莫尔道嘎山为界。

按蒙古人古老的传说,西室韦被蒙古人称为都儿列勤蒙古意为庶民蒙古,并结成民族联盟,在额尔古纳·昆,共同烧山化铁开路。这一点拉施特《史集》介绍颇详。

 

鄂温克人的第一次迁徙,打开了阿尔秦语系一通古斯语族、蒙古语族、扶馀——高句丽语族、突厥语族各民族之间相互交往的大门,打通了相互交融的通道,这是一个具有深远历史意义的事件。

 

五世纪初,高句丽推进到图们江口地区。继而,原居图们江地方的沃沮人,一些部落支系留下未迁;有些支系通过图们江海口与绥芬河海口之间的海岸带通道,挺进到兴凯湖一带地方;大部分部落支系西迁大兴安岭东麓北起绰尔河、南至西拉木伦河的广大地区,渤海时期称其为越喜部,辽代称为黑车子室韦(包括许多安居人),元代称之为帖儿格阿蔑勒弘吉剌(有一部居住在贝加尔湖一带地方)。少部分人分作两路:一路上了肯特山地区,辽代称为嗌娘改,元代称之兀良哈;另一路去了贝加尔湖东岸的巴尔古津河、维季姆河流域,辽代称为斡朗改国,元代称之为森林兀良哈。从民族起源上看,黑车子和安居还是有所差别,黑车子室韦隔西拉木伦河与契丹为邻,西邻突厥,东邻扶馀,他们的经济文化发展水平较高。

 

东北君:隘娘改、兀良哈、斡朗改、乌梁海之名与明时期女真斡朵里部、兀狄哈部、胡里改部的音非常的近。古代朝鲜曾称临近地区的女真人为兀良哈人。

鄂温克人的第二次迁徙,扩展了自己的发展空间,并有助于吸收先进的经济文化,来促进自身的发展进步,是有重要意义的。

 

唐朝,从贞观十九年(公元645)起,几乎连年向高句丽发动水陆两路进攻。总章元年(公元668年)攻克高句丽都城平壤,高句丽灭亡。高句丽溃兵和难民有许多人向图们江流域涌去。图们江流域的安居鄂温克人,受到高句丽溃兵和难民的冲击,便向西迁至第二松花江,又同当地的安居鄂温克人一起,“奔散微弱,后无闻焉”,(但他们是有血缘关系的群体,必将由“奔散”而凝聚),结成新的部落群体,占有新的生存发展空间。

 

这次的奔散迁徙,大致来说,分为南北两路。南路,一部分人迁至拉林河口地区和东流松花江上游北岸;一部分人迁至从今齐齐哈尔到西拉木伦河之间的地区;第三部分人迁至呼伦贝尔和贝加尔湖以东地区。特别是乌古论部落迁往呼伦贝尔地区的人数尤众。北路,原居乌苏里江下游左侧支流挠力河上游流域的安居鄂温克人。北渡东流松花江,沿着小兴安岭西麓向西北方向迁徙到达嫩江上游右侧支流甘河流域,他们在这里生息繁衍了两个世纪。辽代迁至上京近地,被称为术不姑。

 

慎州和黎州的乌素固部落,经过将近一个世纪的休养生息又联合随第二、三次迁徙陆续移来的安居鄂温克各部落,逐步强盛起来,共同参加了渤海国(713一926年)的开创活动。他们早在698年在粟末地方建立了自己的小国——震国,临时都城在今吉林松花湖以西某地。迄今鄂温克人中仍流传着一个传说,说他们有过自己的小国家,也有过鄂温克人自己的文字。指的可能是震国他们联合高句丽、扶馀、汉等民族,把震国扩大为渤海。渤海国建都忽汗城(今黑龙江省宁安县东京城)后,乌苏里地区的安居鄂温克人,纷纷通过穆陵河走廊西迁忽汗城和牡丹江流域,投入巩固渤海国的活动。

 

渤海建国前,在第二松花江主要居住有鄂温克乌素固人,即安居鄂温克,当时那里还没有说女真语的部落。粟末部是说北方通古斯语的部落,就是安居鄂温克一一乌素固人。所谓渤海人指的是渤海国族安居鄂温克(又称乌素固部,粟未部),也许还包括非渤海国族的士族集团。

 

斡尔人的传说也足可佐证。传说称契丹兴起以前,在契丹东方住着洪阔尔索伦(honkur solun),建立过小国家。契丹建国后,洪阔尔索伦下到沈阳附近,隶属于辽。希罗科戈罗夫(史禄国)认为,粟末大概就是达斡尔人传说中的北方通古斯洪阔尔索伦人,并推测他们早在四世纪时到了第二松花江。

 

唐先天二年(公元713年)渤海建国后,乌苏里地区的鄂温克向西迁入忽汗城。忽汗城位于今黑龙江省宁安县境内,渤海国建都于此。大祚荣最初建立震国的社会依托力量乌素固部落的三个部落联合体中,有两个分布在吉林哈达岭以北的雾海河、伊通河、饮马河流域,加之出身于乌素固部分支梅河部落的大祚荣表现出极大的感召力,周边讲沃沮一通古斯语的人群,纷纷前来聚拢。由于渤海国政治,军事活动的需要,他们又分散到五京十五府、六十二州。

 

辽天显元年(公元926年),辽军从西向东攻击渤海都城忽汗城,其锋芒直指乌苏里江中游支流穆陵河中游流域和兴凯湖西北岸地方。辽国攻陷忽汗城,又镇压了乌苏里江下游军民的暴动。这样便发生了鄂温克人第五次迁徙:一路向西南迁徙,如图们江下游流域,镜泊湖,松花湖、大蒲柴河以及长白山山后等地区;另一路向西北迁徙,如呼兰河流域,嫩江中、下游流域,再往西到呼伦贝尔地区,在这次迁徙中,婆速忽儿部落人口众多。

 

辽灭渤海后,安边府(位于今俄罗斯哈巴罗夫斯克之南)、莫颉府(位于今黑龙江省五常),定理府(位于安边府之南,穆陵河口对岸一带)的鄂温克人发动武装起义。起义失败之后,安边府军民北渡黑龙江,迁往毕拉尔河地区,而为辽代之越里吉。

 

此外,辽国还强徙渤海两万六千余户,约十二三万人口,在其上京临黄府置二十县,占该府县数的三分之一;又“选诸部族二万余骑充屯军……渤海、女真、汉人配流之家七百余户”徙蒙古高原鄂尔浑河、 图拉河地方”。其中不少是粟末鄂温克人。

 

辽代对鄂温克人的称呼极为混乱,一种称呼又有几种写法。现归纳为以下七种:术不姑、黑车子室韦、乌古、于厥、温纳何剌、嗌娘改、斡朗改。他们的分布地区连成了一大片。从甘河流城样南到西拉木伦河北岸,从西拉木伦河上游北岸往北到乌拉相根河、哈拉哈河、乌尔逊河,接着从呼伦湖溯克鲁伦河到该河河源,向东折到乌力吉河、鄂嫩河下游、石勒咯河中游,再向西北折到巴尔古津河、贝加尔湖东岸,又从贝加尔湖北端往东到石勒喀河口再折向东南到甘河河源,他们分散在这个广大地区范围内。

 

 

辽太祖六年(公元912年)“亲征术不姑”。这部分“术不姑”是随第三次迁徙从挠力河上游流域迁来甘河流域居住的。甘河上游南岸的疏夫喀山,因术不姑而得名。统和三年(公元985年)术不姑诸部至近淀”,这个淀指乌拉根河上游南岸的沼泽湖淖地区。这些术不姑鄂温克人是投奔他们的同胞于厥、黑车子室韦来的。

 

黑车子室韦随第二次迁徙来到嫩江下游右侧支流绰儿河与西拉木伦河之间的地区,与其南面的契丹隔河为邻。后来契丹强盛占据了西拉木伦河北岸,在今林东建部,黑车子室书是平原居民赶着大轮乌篷马车,车居车行。“黑车子,国也,以善制车帐得名,契丹之先,尝遣人往学之”,从唐天复元年(公元901年)起,黑车子室韦与契丹打了七次仗,黑车子室韦之一部后来迁到贝加尔湖地带,元代称他们为帖儿格阿篾勒弘吉剌,意为“车居车行弘吉剌”。

 

鄂温克民居

乌古部人口众多,分支不少,分布也广,“乌古”,在《金史》里有两种写法:把分布在乌苏里江地区、图们江下游两岸,第二松花江左侧流域等地的,写作乌古论;把西迁呼伦贝尔地区的,写作乌虎里。乌古论、乌虎里ugur,“乌古”是ugu的译音,-r是复数词尾,于厥即元代弘吉剌六部之一的亦乞列思,亦乞列思是ikirs的译音。在《辽史》里,乌古与于厥,未加严格区分,用字也滥。

 

于厥之一部,分布在绰儿河中游,洮儿河上、中游,乌拉根河等流域地区,如辽太祖七年(公元913年)。耶律阿保机在绰儿河中游支流狼河,放还“多为于骨里(即于厥)所掠”之契丹叛部俘虏。“于厥掠生口者三十余人”;又如,应历十五年(公元965年),这个地区的于厥南下“至河德泺,掠上京北榆林峪居民”。辽上京在今巴林左旗林东镇,河德泺,榆林峪在今林东镇西北,西乌珠穆沁旗东。

 

被契丹称为温纳何剌的部落,即洪阔尔,分布在呼伦湖西岸、乌尔逊河、贝加尔湖、哈拉哈河等流域。会同三年(公元910年)“诏以于谐里河, 胪朐河之近地,给惕南院欧堇突吕、乙斯勃、北院斡纳何斜三石烈人为农田”。温纳何剌、斡纳何剌,即乌古、于厥。石烈,契丹语意为乡。于谐里与于厥里是同音异译。胪朐河即克鲁伦河。于谐里河, 指哈拉哈——乌尔逊河。据此,推知温纳何剌分布在克鲁伦河、 哈拉哈——乌尔逊河等流域。

鄂温克人的柳条包——欧鬲柱

克鲁伦河以北,乌力吉河流域的鄂温克,在《辽史》里写羽厥。如《辽史·地理志》(一)记载“边防域:皮被河城”,“皮被河出回纥北东南经羽妖,人胪朐河,沿河董城北,东流合沱漉河,入于海”。皮被河、沱漉河为胪朐河(克鲁伦河)中游北岸支流。河董意为城,河董城即皮被河域,是皮被河域的通俗叫法。海指呼伦湖,由此可知,于厥也分布在克鲁伦河北岸以及乌力吉河流域。

 

额尔古纳河流域地区的乌古部是个强盛的部落,辽天显十一年(公元936年)“蒲割宁公主率三河乌古来朝”。三河,指额尔古纳河右侧支流根河、得尔布尔河、阿尔霍拉河流域地区。辽神册六年(公元921年),“太祖取于骨里户六千……析为乌古涅剌及图鲁二部。……图鲁部,节度使属东北各统军司”。这六千户无疑是取自根河流域地区。

 

图鲁指图里河、伊图里河地方。图鲁部戍守辽东北各路地区。术不姑南迁后,图鲁部东下尽占甘河地区。在《辽史》里有写“涅剌、 乌隗二部”,涅剌(牛录)即乌古涅剌部的简写,乌隗指图鲁部,又写作乌隗乌古。乌隗乌古与鼻骨德(在黑龙江下游博郎湖一带地方)均属车北路统军司,所以经常相提并论。三河乌古部有一部分人西迁鄂嫩河和石勒喀河地方。    

鄂温克题材油画

《辽史·道宗纪》记载:寿隆二年(公元1096年)“徒乌古敌烈部于乌纳水,以扼北边之冲。”“乌嫩”今写鄂嫩。蒙古人把鄂嫩河与石勒喀河连起来,有时甚至与黑龙江上游连接起来 ,统称为鄂嫩河。“乌纳水”在这里指鄂嫩河下游与石勒喀河。“以扼边”的“北”,字按古代游牧民族习惯指日落方向,在这里指贝加尔湖方向。

 

“敌烈”为古代族名,在三河乌古之北.乌古敌烈部是从额尔古纳河三河流域向鄂嫩河下游、石勒喀河地方迁徙的,以扼北阻卜诸部东侵。(东北君:辽代契丹人也曾迁徙部分女真人、渤海人至今日蒙古国西部抵挡阻卜人,文章:辽代丨内亚史视野下的辽史研究-孙昊 便提及过此事)乙习本部,“会同二年,命以乌古与之地”,乙习本的“本”为“木”字之误。木(mu),沃沮——通古斯语,意为水(满洲语的水即为muke)。乙习木即唐代室韦移塞没部、辖懒部“……会同二年,命居乌古。三年,益以海勒水地”,海勒水即海拉尔河。(东北君:由此可见,室韦甚至鲜卑这个称谓并不是仅针对于古蒙古语系民族部落,也用于称呼古通古斯语系的一些民族部落。也侧面的解释了为何锡伯、鄂温克、鄂伦春等鲜卑室韦后裔不说蒙古语,而说通古斯语系语言。)瓯昆部(元代称斡勒忽讷兀惕), “会同二年,以乌古之地草丰美,命居之。 三年,以海勒水之地为农田”。

 

由此可知乙习木部、瓯昆部分布在伊敏一海拉尔河流域。阿速部,即室韦乌素固部,乌苏里江部(东北君:清初也有乌苏里部)。元代,称乌苏里江为阿速古儿水(还写忽四古江),明代称阿速江。这一部落,唐代在呼伦湖西南,辽代迁至伊敏河流域。

 

斡郎改国的居民是随第二次迁徙来的,原系乌苏里江地区的山林森林部落,饲养驯鹿,兼营渔猎。他们在西迁途中经过呼伦贝尔地区时分为两支,一支去了贝加尔湖东岸的巴尔古津河、维季姆河苔原森体,继续饲养驯鹿,仍兼渔猎,住撮罗子,冬季使用滑雪板。这个部落,被称为森林乌梁海。他们有从不离开森林的生活习惯。

 

所以,元朝派他们的一部分人去肯特山森林中,守护元太祖成吉汗、元始祖忽必烈以及拖雷汗、蒙哥汗等宗族的墓地。此前,成吉思汗六世祖海都时,蒙古部落强盛。牧场逐步向北推进至巴尔古津河地区。在此情况下,森林乌梁海的另一支被迫南迁并放弃了驯鹿,被蒙古人称为斡罗讷兀惕(oroonuut意为驯鹿收养人)。他们迁至新的居住地,依然崇信萨满教,还出过大萨满,如成吉思汗的继父蒙力克之长子帖卜腾格里,作为神的使者授予铁木真以成吉思汗之号,并遵神的旨意将其扶上汗位。

 

另一部分安居鄂温克人,经呼伦贝尔地区上了肯特山,自称乌梁海人,乌梁海这一名称由来自乌苏里江地区。在乌梁海,萨满教极为盛行,萨满极其众多。他们认为自己的始祖女神(原型为雌蛇)是被雷神劈死的,所以雷电大作时惊恐呼叫,也不吃被雷电击死的畜肉和兽肉。辽代,他们派人去契丹,传授搅辇技术,他们与黑车子室韦也许有源流关系。

 

辽国灭亡后,分布在鄂尔浑河地方的粟末鄂温克人,渤海七百余户人家,以及克鲁伦河上游地方的王纪剌(金史写广吉剌,元代写弘吉剌),乌古里(乌古、于厥),有一部分人参加了西辽的建国活动。公元1123年,他们随契丹人远征寻思干(今写撒马尔罕,在塔什干西南)、起儿漫(今写克尔米涅,在撒马尔罕西北),建都忽思斡耳朵(在伊塞克湖与伏龙芝之间的托克马克地方)。

 

分布在东起日本海岸,西到鄂尔浑河,贝加尔湖之间广大地区内的鄂温克诸部,自第五次迁徙后大致以从嫩江至西拉木伦河口一线为分界线,一分为二了。从辽中期起,东部地区的鄂温克诸部为建立以女真为主体的金国而奋斗之时,西部地区的鄂温克诸部却在为建立以蒙古为主体的元朝帝国而蕴蓄力量。

 

文章来源:转载自互联网



相关信息

成陵旅游区官网农家乐周边游长沙旅行社湖北恩施旅游承德旅游网锦州旅游网朝阳旅游网沈阳旅游网大连旅游网营口旅游网

湖北旅游网携程旅行网e龙旅行网盘锦市旅游网云南旅游网虚拟旅游平台四川旅游网中国旅游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