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1月25日 星期六 十月初八 本站中文域名:www.成陵.com www.成吉思汗陵.com
首 页> 新闻中心> 镶嵌在老照片里的王族背影
内容详情

镶嵌在老照片里的王族背影

发布人:高娃 发布时间:2017-03-29 10:44:00 点击数:2905
核心提示:

     在翁牛特旗梵宗寺,当地人称为北大庙的庙门前的东厢房,住着一对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老夫妻。多年来,他们以销售礼佛用品为生,若是无人提起,谁也不会去联想他们竟与翁牛特蒙古王族有关系,老夫妻中的男主人叫鲍兴忠,他是翁牛特旗末代郡王拉沁旺楚克的嫡孙。

 出身翁牛特蒙古王族世家的鲍兴忠,现年62岁,他的爷爷就是解放前在翁牛特大地驰骋四十多载的拉沁旺楚克郡王。当时,翁牛特人提起拉王的名号无人不知无人不晓,随着时光的流逝,一切都已风清云散,但从鲍兴忠所珍藏的泛黄的老照片里,我们还是看到了一个王族的斑驳背影。

 在鲍兴忠家,说明来意后,老夫妇小心翼翼地将祖父的老照片一一拿给记者看。随着老鲍那沧桑低沉的语调,我们仿佛又回到了那个动荡起伏的年代,那个与翁牛特王族有关的点点滴滴。

 据史料记载,拉沁旺楚克(1899-1951)原名旺都特那木吉勒,又名鲍鸿恩,孛儿只斤氏,是成吉思汗三弟哈赤温的二十二世后裔,其先祖栋格尔岱青于1636年助努尔哈赤建立大清,分封立旗之后到拉王已十四代。拉沁旺楚克于1911年承袭其伯父多罗达尔汗岱青贝勒爵,1915年晋封为郡王。简称拉王,他于1922年亲政,成为翁牛特旗左翼旗第14代札萨克,1933年日军侵占热河,1937年被日军任伪满翁牛特左旗旗长兼乌丹县县长。1945年8月日寇逃离乌丹,他组成临时维持会迎接苏蒙联军。同年9月,旗人民政府建立,为团结民族上层仍任命他为旗长。1946年6月,拉沁旺楚克主动献出部分土地房屋及其它财物以表示拥护政府政策。1947年1月,高特劳、秃喇嘛等匪伙为了利用拉王在蒙古族牧民中的崇高威望,将其劫持到开鲁国民党李守信部,并在奈曼王爷主持的“盟务会议”上被推举为昭乌达盟伪副盟长。同年2月,开鲁解放,被俘,不久交翁敖联合旗政府拘押。1951年病故于老府(今翁牛特旗乌敦套海)狱中。

 拉王的妻子,蒙古族人称福晋,她是喀喇沁旗贡桑诺尔布亲王的胞妹乌祥贞,他们共育有二男三女。长子拉旺道尔吉,也就是鲍兴忠父亲。对于拉旺道尔吉的事迹,翁旗著名的蒙古族文化研究者那木太苏荣,曾以他为蓝本再现了蒙古民族婚庆礼仪,文章用纪实手法描绘了蒙古族婚庆中的歌舞、饮食及热烈盛大的婚庆场景。

 回忆起改革开放前的生活经历,老鲍仍然还有许多顾虑,常常欲言又止。在那个讲究阶级成分的年代,因为出身王族,老鲍一家没少遭了罪,长期生活在颠沛流离之中。在采访过程中,老鲍虽然不愿过多提起往事,可一旁的老伴儿却用泪水告诉记者,他们曾有着心酸的过往。

 “文革”结束后,老鲍与父亲拉旺道尔吉结束了流浪生活,在当时的旗委政府安排下,于乌丹北大庙村落了户。随着新中国的诞生,封建王权制度的取消,鲍兴忠虽是拉王嫡孙,但也像普通老百姓一样过起了平常人的日子,在小城里平淡地生活着。

 为了进一步追寻王族的足迹,记者跟随鲍兴忠来到了位于乌丹镇白音汉嘎查翁牛特旗王府旧址。站在王府旧址前,昨日的辉煌已面目全非,原址已矗立起了现代化的厂房,记忆中的亭台轩榭,雕梁画栋早已难觅踪影。真所谓,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淹没了荒尘古道,黯淡了刀光剑影;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记者一行遍寻记忆,最后在断瓦残砖中,还是发现了一些蛛丝马迹。

 王府,始建于清代早期,因翁牛特旗,确切地说翁牛特左翼旗的创建者栋格尔岱青封号为贝勒,所以王府称为贝勒府,后因拉沁旺楚克于1914年晋升为郡王,故改为王爷府。据史料记载,王爷府府邸共有五个院落,房屋200余间。王府所处之地,后靠青山,前依少郎河,南为视野开阔的大草原,可谓山川形胜的风水宝地。每当盛夏之际,登临高高的朝格温都大山,极目四望,蓝天白云之下,草原绿草如茵,山花烂漫,牛羊遍野,宛如一幅巨大的风景画卷。

可历史就是历史,抛开对历史人物的争议评价,翁牛特建旗数百年历史无可辩驳地与拉王及其先辈们交融在一起,可以说,他们的经历是翁牛特旗的一笔历史文化遗产。庆幸的是,如今我们可以透过这些镶嵌在老照片里的光影,回望过往的王族。

 

文章来源:转载自互联网



相关信息

成陵旅游区官网农家乐周边游长沙旅行社湖北恩施旅游承德旅游网锦州旅游网朝阳旅游网沈阳旅游网大连旅游网营口旅游网

湖北旅游网携程旅行网e龙旅行网盘锦市旅游网云南旅游网虚拟旅游平台四川旅游网中国旅游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