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蒙元文化

传统礼仪

 

民俗与文化的形成

发布人:admin 点击数:19224
核心提示:
守护成吉思汗奉祀之神的鄂尔多斯人的民俗与文化,在历史的长河中逐渐形成。作为鄂尔多斯部的组成部分达尔扈特,一直未离开成吉思汗八白宫,他们的民俗与民间文化更具有代表性。守护八白宫的达尔扈特人民俗与文化,渗透着成吉思汗祭祀影响,具有区别于其它的独具特点

守护成吉思汗奉祀之神的鄂尔多斯人的民俗与文化,在历史的长河中逐渐形成。作为鄂尔多斯部的组成部分达尔扈特,一直未离开成吉思汗八白宫,他们的民俗与民间文化更具有代表性。守护八白宫的达尔扈特人民俗与文化,渗透着成吉思汗祭祀影响,具有区别于其它的独具特点。

一、民间风俗

成吉思汗八白宫的形成及其祭祀,来源于原始萨满教。它,决定了守护成吉思汗八白宫的人们的信仰、风俗的形成。

信仰萨满教的蒙古人,相信天及其宇宙、大地和一切自然现象都具有神灵。因而,时刻祭祀至高无上的九十九天以及日、月、星、山川河流。他们把成吉思汗看作是受长生天命而降生的圣人,与天共存,将他的灵柩、旗徽和遗物作为神物,进行供奉。

萨满教把九十九天分为左四十四天和右五十五天。认为,其凶猛的赤天为左四十四天的首领,只要供奉它,会救助人间。守护成吉思汗八白宫的人们,将把凶猛的十三天的画像放置在毡包里,安放于毡帐内进行供奉。这一神物,亦称“毡神”。

守护成吉思汗神物的人们,举行成吉思汗祭奠和敖包祭奠时,由萨满教圣人主持进行驱邪仪式。在祭奠仪式上还有宰畜见血的习惯。

蒙古人历来把炉灶看作是家业兴旺的香火与象征,每天用食物进行供奉。家中季子为家业继承人,每年腊月二十三或二十四祭香火。守护成吉思汗八白宫的人们也于腊月二十三在圣主宫帐内举行盛大的成吉思汗香火祭祀仪式。

守护成吉思汗神物的人们相信人去世后灵魂永存。因此,常常焚烧美食佳肴祭奠成吉思汗和祖辈。查干苏鲁克大祭中的“嘎日利祭奠”,体现了这一习俗。他们敬重白色和蓝色,并将白、蓝、红、黄、绿看作是吉祥的颜色,在成吉思汗祭奠中敬献用五彩绸缎制做的“五彩哈达”。这五彩,也是鄂尔多斯蒙古人天马旗的颜色。他们忌讳黑色,在成吉思汗苏勒德威猛大祭中用大刀击杀“不吉利的黑山羊”,以示驱邪。他们将二、八、九看作是吉祥的数子,常常用于礼仪中。

在北元时期,带着成吉思汗神物,聚集在黄河河套的鄂尔多斯部,形成了以信仰成吉思汗为主的独特的风俗习惯。他们把自己一直看作是“圣主的卫士”。因此,只要生了儿子,挂上弓箭在家门口进行祝福。在家门口竖立“黑幕热“(天马旗)时,往往竖立两根杆。其右边为象征成吉思汗苏勒德,左边代表着守护成吉思汗的“卫士”。十七世纪以后,受佛教影响,每天清晨在天马旗祭台上烧香,洒祭鲜奶,念讼《圣主颂》和《苏勒德颂》,向成吉思汗祈祷。

守护成吉思汗神物的人们,在盛大的宴席上献全羊时,首先要敬苍天、敬成吉思汗。妇女们挤奶,先向苍天和圣主献祭。他们制做新毛毡,也为成吉思汗祝福。遇到美食佳肴,总是要说一声“托圣主的福”,然后才用餐。别人给自己敬酒时,用食指向苍天和成吉思汗弹祭后,才能品尝。咳嗽或打喷嚏时也要说声“请圣主保佑”。为成吉思汗祭奠要敬献受过禅封的牲畜。赛马时举行“万群之首,千马之冠”公马赛。他们认为,在北方有成吉思汗和鄂尔多斯人的故土,因而将马鞍朝着北放置。

过去,人去世后将遗体放在野外,进行“天葬”或埋在地里进行“土葬”。

清朝时期,佛教在鄂尔多斯广泛传播,祭祀成吉思汗的人们也信仰佛教,在成吉思汗祭奠中有了些佛教内容。修改成吉思汗祭词祭文,并每天举行烧香仪式。宫帐的装饰中着重黄色,甚至成吉思汗宫帐外套也用了黄色绸缎。这一时期,鄂尔多斯蒙古人的服饰受到满清的影响,也有了些变化。男人平时在腰带上挂着褡裢、蒙古刀、火镰等物,女人不解头戴。

守护成吉思汗八白宫的人们居住的这块地方,一到夏天举行马奶节、敖包祭祀、寺庙查玛(跳神)会和男人三项那达慕等草原盛会。到了冬季,举行婚礼等活动。他们在除夕晚上祭奠祖先,正月初一清晨向苍天敬献由三百六十五根芯组成的天灯。

守护成吉思汗八白宫和苏勒德神物的达尔扈特人,保留着十三世纪以来形成的蒙古汗廷的礼仪形式,继承了具有宫廷文化特点的迎送和接待宾客、婚礼盛会仪式,形成了独具风格的民间风俗。

二、民间文化

守护成吉思汗八白宫和苏勒德神物的人们,在漫长的历史过程中创造了具有宫廷文化、祭祀文化、游牧文化特点的丰富多彩、独特的文化。这一文化,随着民俗习惯的形成,不断发展和完善。

鄂尔多斯蒙古族,保留着丰富的民间口头文学。以民间口头文学为基础,于十三世纪形成的成吉思汗八白宫祭祀文献《金册》,经过守灵人几百年相传,完整地保留至今。《金册》包括了成吉思汗祭奠祭文,赞颂词,祝福词,福份词,祭歌以及“圣主祭祀律例”,“四时大典公役”,“大公役”等丰富的内容。这些丰富的祭文祭词,涵盖了古代蒙古族历史文化、政治、经济、军事、法律、民俗等诸多方面,成为民间文化之代表性经典著作。

  元朝时期,内外文化交流活跃,异国和其他民族文化与蒙古族文化相互影响,使蒙古族文化进一步得到发展。这一时期,出现了蒙古古代文学精华,守护成吉思汗八白宫人们的文化遗产《成吉思汗两匹骏马传》,并且还出现了有关成吉思汗两匹骏马的传说、故事、民歌等。其中,民歌《圣主的两匹骏马》成为礼仪“国歌”,在正月初一成吉思汗大祭及盛大的仪式上歌唱。

《成吉思汗两匹骏马传》表现的是:有一年,圣主成吉思汗的马群里出生了两匹银合色的可爱的马驹,小的非常淘气。两匹小马驹长大后成为成吉思汗的双骏。成吉思汗有一次出猎,猎取很多很多的猎物。成吉思汗奖赏有功者,却没有提到两匹骏马的功劳。小骏马生气,就领着大骏马出走。后来,小骏马知道自己错了,与大骏马一起归来,重新获得成吉思汗的信任。从此以后,两匹银合骏马随圣主成吉思汗南征北战,建立了不朽的功勋。这部著作,反映了当时社会,歌颂成吉思汗,以巧妙的构思提示人们树立团结互助、热爱故乡、热爱民族的崇高思想,是一部现实主意著作。

在成吉思汗八白宫里,珍藏着从元朝以来产生的诸多文献资料。其中有《红史》、《圣主成吉思汗祭祀圣旨册》、《皇室秘言集》、《白史》、《三结子书》、《黄史》等历史文化书籍。

守护成吉思汗八白宫的人们,一直延用蒙古王朝时期的日历。后来人们称它为“鄂尔多斯日历”。鄂尔多斯日历中把十二个月分别称之为“白(正)月、五月、六月、七月、八月、九月、十月、前和格鲁尔、后和格鲁尔、呼毕月、哈日呼吉尔、斡格勒金月”。同时也以季度分为“初月、中月、末月”。

清朝时期,守护成吉思汗八白宫的人们居住的鄂尔多斯产生了很多有影响的历史文献。其中有萨刚彻辰的《蒙古原流》,罗卜藏丹津的《黄金史钢》,鲁布桑栋日布的《智慧之源》,《宝贝念珠》,贡冲札布、毕力贡达赖的《珍珠念珠》,耶希巴拉丹的《宝贝念珠》等。这些书籍,是记载蒙古族历史、鄂尔多斯历史和成吉思汗祭祀等内容的珍贵的文献资料。

守护成吉思汗奉祀之神的人们所居住的鄂尔多斯,有着非常丰富的民间史诗、民间故事、民间传说和民间歌舞。特别是民间歌舞保留了蒙古王朝时期的宫廷文化特点,清朝以后有了更大的发展。其中,传统的筷子舞、盅子舞、顶碗舞在民间广泛流传,民间艺人几乎普及到每一个家庭,在婚礼等盛会场面都表现自己的才华。这里的人们从小生长在歌舞环境里,人人都能歌善舞。多数牧户备有四胡、三弦、笛子、扬琴、蒙古筝等民间乐器,平时习惯于以家庭进行演奏、演唱活动。

鄂尔多斯源远流长的民俗民间歌舞,在成吉思汗陵园体现得更为充分。因为这里具有古老的祭祀文化,它为民俗民间歌舞的表现提供着更多更丰富的形式与内容,成为民俗民间歌舞的神圣摇篮。

成吉思汗陵园民间歌舞,是指守陵人达尔扈特部落的民间歌舞。因与这一群体的职司有关,这里的民间歌舞,以祭祀内容与形式为特征。在成吉思汗祭祀中出现的十二首祭歌、祝词,打击乐查尔给,以及以动作所表现的敬酒仪式,苏勒德威猛祭等,为民间歌舞直接提供了表现形式。在成吉思汗祭祀中,还高唱《圣主的两匹骏马》,本身就把民歌带到祭祀中。

成吉思汗陵园丰富多彩的民族民间歌舞,着重反映成吉思汗祭祀文化。歌舞以圣灯、哈达、鼓、酒盅、碗筷等为表现形式,与成吉思汗祭祀一样,祝福吉祥福禄为主要内容。

 

传统礼仪

成吉思汗陵旅游区鄂尔多斯生态动物园恩格贝生态示范区蒙古源流旅游区康巴什旅游区携程旅行网